【光阴的故事•她们的岁月】见证百年匠门书香
2018-10-20 10:51 来源:泉港电视台
  秋风徐徐引丹桂,九九重阳展家风。她们,跨越一个世纪;她们,携一百年风雨。一路走来,她们,不畏艰难困苦,在民族解放、社会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各个历史阶段,奉献了作为女性的青春和力量,也见证了祖国不断发展、壮大。她们是泉港一个时代的美丽符号,喜着红衣,人们亲切地称为“红衣妈妈”。如今,人生满百,苦尽甘来,家和孝道是她们留给我们的时代印记。重阳节来临之际,泉港区妇联联合区职业女性联谊会精心策划推出《光阴的故事•她们的岁月》系列报道。

  该系列讲述泉港区女性百岁老人的平凡故事,传播孝道文化,在全社会形成尊老、敬老、爱老、助老的良好社会风尚。

  

  在郭厝村的一座祠堂内。

  “爷爷,这里的木作好精致啊,”

  “是啊,这些木作都快百年了,依旧栩栩如生,哪像现在的建筑只是徒有其表罢了。”

  “爷爷,你知道这些木作的来历?”

  “那是一个大师建造的,在80年前,惠北地区无人不知他的名字。”



  1930年。

  “庄金春,你给我站住!”

  夕阳下,一个15岁的少女一路小跑追着上来。

  庄金春在前面跑跑停停,他并不想离开姑娘的视线。

  “来啊,来啊,快来追我啊!”

  从钟厝到海沙村,中间隔着山腰盐场。夕阳的余光照在雪白的盐堆上,闪烁着浪漫的色彩。

  “快来啊,追到了就还给你。”

  格状的盐田铺满浅水,略带咸味的海风和空气扑鼻而来。两个奔跑的年轻的剪影在波光粼粼中渐渐清晰。

  “无赖,这是我娘送给我的,快还给我。”

  女孩终于追上了庄金春。

  “你信不,这个我可以做一打,送给你要不要?”

  “不要,我只要一个就够了。”



  在山腰海沙村,说起庄金春,大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孩子天赋异常。年纪小小的他,在木工匠作行业已是初露锋芒,甚至引起了一些老师傅的羡慕、嫉妒。

  15岁的少女钟满娘,在爱玩的年纪,听多了一个桀骜不驯的名字,心里自然多了份关注,多了份期待。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如此荒唐的事。

  “庄金春,你干嘛抢我娘送给我的木偶?”

  “没想到你还认识本少爷的大名啊。”

  庄金春大笑着说。

  “那你应该知道那个木偶本来就是我做的,怎么能算抢呢?”

  钟满娘万万没想到,母亲送给她的木偶竟然是出自庄金春之手。

  看多了提线木偶戏的钟满娘,也不知道她手中的这个没有提线的木偶,往后竟然栓住了她和庄金春的一世情缘,这一世已过89年。



  这个世界什么都会老,只有爱情永远年轻。

  很快,这对欢喜冤家走到了一起。

  “我,庄金春对天发誓,这辈子都不让钟满娘出门干活,我要为她建造一座大房子,我要养她一生一世!”

  那年,风很轻,阳光很暖望着百里盐田,庄金春许下了自己的诺言。

  凭着出色的手艺,庄金春的名号越来越响,惠北许多出名的建筑物,都有着他的身影与技艺。木工匠作行业里,他敢说第二,就没人争第一。

  “天啊,庄金春建起了一座皇宫给她媳妇!”

  解放前,这样的一句话在海沙村的村头巷尾传开了。钟满娘,没想到当初她以为的一句空话,而今成为了现实。

  时光轻缓,微风正好。看着眼前的石结构大宅院,她用衣角擦拭了眼角的泪水。

  在接下来的80年里,无论遇到谁,她都会自豪地说起,

  “看,这栋五间厢就是春哥当时为我建的!”



  在庄金春的呵护下,钟满娘没出去干过一天活,这是当时是好命的代名词。在家里,她相夫教子,日子平淡却不乏乐趣。

  “久闻姑娘持家有方,鄙人余生愿闻其详。”

  看着庄金春时不时冒出一两句文绉绉的话,没有文化的钟满娘,觉得特别好听。心里暖暖后,她觉得孩子也应该学点文化。

  “春哥,你经常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我希望我们的孩子以后也能像你一样,有一技之长,又能知书达理,不要像我这么笨。”

  “像你怎么了,你只管笨你的,我聪明就可以了。不过你说的对,孩子们也要学点文化聪明点好,要不以后我死了,谁来照顾笨笨的你”

。   在那个年代,木匠庄金春可以成为偶像,因为他能赚钱养家,因为他木工精湛。但没人关心他有没有文化,在那个年代吃饱活好,才是最重要的。



  “老四,你父亲经常到外地承揽木工活,家里的盐田荒废着很可惜,要不你不要去读书了,回来去盐场当盐工好不好?”

  钟满娘小小翼翼地看着老四庄森恥,她只是说出了一部分事实,真正让她开口的是,家里已经入不敷出了。由于木工长期与木屑打交道,庄金春也不可避免地患上了哮喘的小毛病,为了养病,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天天外出揽活了,家里就靠他一个人,收入自然降低了。

  “那哥哥们呢?他们也不读书了吗?”

  老四的反问,把钟满娘的心揪了好几回,仍然无法平静下来。她和庄金春育有6男1女。为了上面的几个哥哥有书读,为了后面的弟弟妹妹有饭吃,她只能把老四给拉回来当盐工了。

  “娘,反正我也不想读书,当个盐工多好啊,就这样定了吧”。

  看着母亲难受的神情。很会读书的老四很快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老四的退学,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个匠门的书香气息,在钟满娘的精心培育下,她的几个孩子个个都知书达理,曾经声名赫赫的木匠名门,如今飘出阵阵书香韵味。庄金春和钟满娘对教育的重视,也引得邻居纷纷效仿。

  “满娘,恭喜恭喜,听说森辉从仙游师范毕业了,要分配到晋江当老师了啊”。

  时代变迁,人们的审美方式早已不同。教师、知识分子成为新时代的宠儿,就像上一辈痴迷工人的身份一样,现在的邻居有了新的追求目标。自从庄家几个孩子长大成才后,有人托媒人上门的,有人要求传授解道的,有人立志学习的,纷至沓来,家里十分热闹。庄森辉和他的几个弟弟妹妹开始成为大家眼里的明星,犹如他父亲那时的模样。

  “娘,我处了个对象,她也是老师,这次得让我自己做主。”

  看着儿子坚定的眼神,钟满娘回想起当年自己跟母亲的家长里短。

  “娘,有时候觉得他坏坏的,有时候他又像个英雄,可我就是莫名喜欢他。”

  庄金春在最好的年华遇上了钟满娘,让钟满娘在剩下的89个年头里全是庄金春。即便到了103岁的年纪,以前的点点滴滴依然历历在目。

  “春哥,看到了吗?”

  看着满堂儿孙在庭前嬉闹,钟满娘默默地走出家门口。

  夕阳西下,格状的盐田铺满浅水,略带咸味的海风和空气扑鼻而来。她仿佛看到了两个奔跑的年轻的剪影在波光粼粼中渐渐模糊。



晚安泉港 荣誉出品
配图来源 | 泉港尚游摄影俱乐部
文 | 云凯 后期 | 墨翔
晚安泉港 • 原创

  • 收藏 转到空间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