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的故事•她们的岁月】这一世,剪不断的“母女”情
2018-10-20 14:46 来源:泉港电视台
  秋风徐徐引丹桂,九九重阳展家风。她们,跨越一个世纪;她们,携 一百年风雨。一路走来,她们,不畏艰难困苦,在民族解放、社会建设和 改革开放的各个历史阶段,奉献了作为女性的青春和力量,也见证了祖国 不断发展、壮大。她们是泉港一个时代的美丽符号,喜着红衣,人们亲切 地称为“红衣妈妈”。如今,人生满百,苦尽甘来,家和孝道是她们留给 我们的时代印记。重阳节来临之际,泉港区妇联联合区职业女性联谊会精 心策划推出《光阴的故事•她们的岁月》系列报道。

  该系列讲述泉港区女性百岁老人的平凡故事,传播孝道文化,在全社 会形成尊老、敬老、爱老、助老的良好社会风尚。

  苦尽未必甘来。



  “孩子,别怕,娘在”。

  已经106岁高龄的庄庆珠抱着发了疯的儿媳,轻声安慰着。

  “啊,啊……”

  儿媳不会讲话,啊啊地叫着,似乎还很慌张。

  “没事了,没事了”

  庄庆珠拍了拍儿媳,眼泪就掉了下来。

  “庆珠,人都疯了,找回来干嘛”

  邻居劝道。

  是啊,一个疯子,又没血缘关系,找回来干嘛,给自己添堵吗。

  庄庆珠摇了摇头:

  “进了我家的门,我就要负责到底”。

  邻居叹了一口气。嘟囔着说:

  “自己都顾不上,何必逞强呢”。

  1931年。

  庄庆珠从山腰菜堂嫁到前黄后张。丈夫开了一个榨油作坊,日子也还 过得可以。

  “庆珠,过些天,等我这单生意谈成了,我们把作坊扩大起来”。

  “够吃、够用就好,做大了,反而累”。

  “那不成,答应要给你更好的生活,只有更努力才行”,

  丈夫憨厚地笑了笑。

  看着丈夫,庄庆珠心里一暖。

  有依靠的女人是幸福的。

  “庆珠,生意谈下来了,望城楼的王掌柜每个月固定买我们200斤的花 生油”。

  “可这附近,哪收购那么多花生啊?”

  “没事,我打听过了,走水路,去惠安东岭就有”。

  “路上小心”。

  “知道了”

  丈夫应了一声,带上几个伙计就出发了。

  收购谈的很顺利,没几天,庄庆珠的丈夫就启程原路返航。没成想, 刚到山腰海域,遇上一群海盗打劫。

  “劫财不劫人,货就搁着了,你滚吧”。

  海盗一发话,庄庆珠的丈夫哪敢不答应,匆忙跳入海中游回岸上。

  “庆珠,对不起”。

  “说什么呢,不就是一船货,没了再买就是”。

  “可那船货是咱们全部的身家了,现在没了,什么都没了”。

  庄庆珠顿了顿:

  “不是还有我吗?”

  丈夫看着妻子的坚定的眼神,不再言语。



  可生活哪是几句安慰的话就能解决一切。

  “庆珠,饭做好了没”

  丈夫喊着。

  此时的庄庆珠正在数着米缸的米粒。以前,庄庆珠是一勺一勺的洗米 ,从不担心米缸里到底有没有米;而现在,是一粒一粒的洗米,生怕米缸 的米消失了。

  “来,刚熬的粥,趁热喝了”。

  庄庆珠把米粥递给丈夫。

  “你吃了吗?”

  “我吃过了”。

  丈夫喝了一口,嫌弃道:

  “煮太久了,太烂,不好喝”。

  “那我再去煮一碗给你”。

  “不用了,不饿”。

  庄庆珠摇了摇头,不明白丈夫最近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不是嫌粥煮 太烂、就是嫌粥煮的太硬。每次都只喝一口就不喝了。现在日子过得紧绷 绷的,毕竟是碗粥啊,倒了多可惜。

  庄庆珠想了想,叹着气把粥喝了。

  有一天,庄庆珠干完农活回来,发现丈夫晕倒在院子里。庄庆珠赶忙 扶起丈夫,喊了邻居去叫大夫过来。

  “大夫,我丈夫的身体怎样?”

  “他身体没什么大碍,估计是饿晕的”。

  夜深人静。

  一碗粥摆在床头。

  “不哭了,这不是好好地在你身边吗?”

  “我一直认为你是因生意失败迁怒于我,对我这个不满,那个不满, 我现在才知道不是”。

  “好了,别说了,都过去了”。

  “我要说,你为什么不喝那粥,是因为你不舍的喝,你故意嫌弃,是 想把粥让给我”。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你还打算骗我”。

  “好了,不骗你了,不哭了,都过去了,我把这粥喝了便是”。

  看着丈夫狼吞虎咽的样子,庄庆珠想哭,但一想到丈夫那么坚强,现 在落魄了,自己也要更加坚强才是。

  想着,庄庆珠摸了摸丈夫的脸颊,两个人开心地笑着。

  苦中作乐,大概说的就是如此吧。



  1949年。

  农民翻身做了主人,庄庆珠一家也跟着翻身了。

  虽然日子过得还是一样清苦,但总好过解放前。

  “庆珠,别哭了”。

  “我的两个女儿啊”。

  丈夫不知道怎么安慰妻子,痛苦地说道:

  “那也是我的女儿啊”。

  生活的困苦磨炼的是意志,精神的打击折磨的是心智。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过上好日子?”

  女儿喝着米糠问道。

  “很快了,等嫣儿长到娘的肩膀这么高的时候,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

  “那我要快些长大”。

  女儿高兴地说着,艰难地咽下那口米糠。

  可终究,女儿没熬过1948年,那个寒冷的冬季。



  1961年。

  “庆珠,听说你丈夫那边的一家人都得了肝病,这个会不会遗传啊” ,

  邻居好心的问着。

  “不会的,我丈夫很健康”

  庄庆珠笃定的说着。

  佛堂前。

  庄庆珠磕着头,虔诚地看着佛祖。心里希望着一家人长命百岁。

  佛陀慈悲,可凡人俗世,他最多也只能保佑一个人吧。

  1962年。

  丈夫还是走了。

  奈何庄庆珠如何求神拜佛,到头来似乎也挽回不了丈夫的一条命。

  “庆珠,不要再去了,佛陀若是慈悲,定会保佑你的”。

  “可我只希望,他保佑的人是你”。

  “庆珠,听我说一句”,

  丈夫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

  “我们的女儿没能跟我们过上好日子,我希望今后,无论是谁,进了 我们家的门,你都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做父母的,要有该有的担当”。

  庄庆珠点了点头。丈夫笑着,渐渐没了呼吸。



  “娘,为什么村里的姑娘都不正眼瞧我一眼”。

  “因为她们不知道你有多好”。

  “娘,您不要骗我了,她们是嫌弃我是残疾人”。

  “不是的,你在娘心中,一直是最完美的”。

  “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我自己清楚”。

  看着儿子落寞的身影,庄庆珠似乎下定一个决心。

  “庆珠,你终于同意那门亲事了”,

  邻居好奇地问着。

  “不同意又如何,儿子开心就好”。

  “你要想好了,那可是一个疯婆子,以后你家没安生日子过了”。

  “你提醒的是,但是,你现在也别叫她疯婆子了,她现在是我庄庆珠 的儿媳,她有名字”

  庄庆珠郑重的说着。

  “好汉怕驼背 跟个傻子配”。

  “臭小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

  庄庆珠愤怒地指着邻居家的小孩骂道。邻居跑了出来,拉着孩子往里 屋走,边走边说:

  “不就是说说,生那么大气干嘛,吓到孩子怎么办,更何况又没说错 ”。

  庄庆珠红了眼眶,想反驳什么,却又想到什么,眼泪一抹,回到房间 里。



  “娘,她又跑了”。

  儿子跑来跟庄庆珠说。

  “那还不赶紧找”。

  “不找了,找着了也还是要跑,不找了,免得让人笑话”。

  啪,一声脆响。

  “记住,那是你妻子,我儿媳,少一个都不行”。

  第一次,儿子看到了母亲地愤怒。

  “庆珠,她在这里”

  邻居在一个山坳里找到了庄庆珠的儿媳,

  “不怕,不怕,娘在这”。

  回家的路上,庄庆珠一直安慰着儿媳。

  “娘,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您会不会阻止这门亲事”,

  儿子问道。

  “会不会重要吗,人找到了就好”。

  “娘,您恨我吗?”

  “不恨”。

  “为什么?”

  “我答应你父亲照顾好你们,你们过得不好不是你们的错,是娘没能 力”。

  儿子望着母亲轻描淡写地说着,无声地哭了。

  “儿子,人都在,就还有希望。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不哭”。



晚安泉港 荣誉出品
配图来源 | 泉港尚游摄影俱乐部
文 | 河童 后期 | 墨翔
晚安泉港 • 原创

  • 收藏 转到空间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