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的故事•她们的岁月】纸短情长,家书叙浓情
2018-10-20 15:15 来源:泉港电视台
  秋风徐徐引丹桂,九九重阳展家风。她们,跨越一个世纪;她们,携 一百年风雨。一路走来,她们,不畏艰难困苦,在民族解放、社会建设和 改革开放的各个历史阶段,奉献了作为女性的青春和力量,也见证了祖国 不断发展、壮大。她们是泉港一个时代的美丽符号,喜着红衣,人们亲切 地称为“红衣妈妈”。如今,人生满百,苦尽甘来,家和孝道是她们留给 我们的时代印记。重阳节来临之际,泉港区妇联联合区职业女性联谊会精 心策划推出《光阴的故事•她们的岁月》系列报道。

  该系列讲述泉港区女性百岁老人的平凡故事,传播孝道文化,在全社 会形成尊老、敬老、爱老、助老的良好社会风尚。

  这方寸之间怎够容纳我的思念,可,还有什么能拉近彼此的距离呢。



  2018年,5月25日,晴

  今天,女儿从新加坡飞回来看我,我很开心;他们过得很好,我很放 心;过两天,他们就要走了,有点不舍得,不过不能让女儿总是挂念。

  “奶,就写这些吗”

  孙子问道。

  “就这样写吧”

  林水娘回应着。

  102岁了,眼睛有些花了,很多字也都不认识,但林水娘还是坚持让孙 子记下一些重要的时间和事件。

  “沫儿,奶经常让你写这些你会烦吗?”

  “不会”。

  林水娘听到孙子这样回答自己,开心地摸了摸孙子的头。

  “奶,我把您的日记放回去了,下回您要记什么再叫我”。

  “好”。

  孙子打开林水娘床头的樟木箱子,里面厚厚的一叠日记和书信。

  “奶,我能看下这些日记和书信吗”。

  “可以,你看吧”

  林水娘淡淡地说着。



  1930年,2月11日,阴

  今天带着弟弟妹妹上山挖野菜,饥荒还在持续,野菜越来越少了。弟 弟妹妹好久没吃上一顿饱饭,明天一定要挖多一点。

  “奶,那时候饥荒有多严重啊?”

  “那时候啊……”

  林水娘长叹一声,陷入了回忆。

  “姐,那边有根大野菜”

  弟弟拉着林水娘往一边看去。

  “太危险了,别去,会掉下去的”

  林水娘拉住弟弟。

  “姐,今天就挖了这些野菜,怎么够一家人吃?”

  “不许去”

  林水娘有些怒气地说道:

  “咱们回去吧,少总比没有好吧”。

  林水娘一转头就拉着弟弟准备下山。可弟弟似乎有些不甘心,挣脱了 姐姐的手,兴冲冲地往山坡中间的那棵野菜上靠去。

  “小心”

  林水娘刚说出口,弟弟一不小心,踩空了,从半山坡滚了下去。

  “姐,这是哪”

  弟弟头上缠着绷带,睁开眼睛问林水娘。

  “在家里,来把这碗饭吃了”。

  “姐,今天的野菜怎么这么多”。

  林水娘不说话,怜爱地摸了摸弟弟的头,她不想告诉弟弟,他摔下去 的时候,手里还抓着那把野菜。

  “那时候啊,就是没吃的,饿”

  林水娘笑着对孙子说。

  是啊,饥荒到什么程度,就是所有人都饿。饿有什么,饿有时候是会 死人的。林水娘不说,对处在幸福年代的孙子而言,他也许并不懂其中含 义。



  1935年,3月15日,晴

  今天就要出嫁了,不知道未来的丈夫对我如何,我不求其他,能和睦 相处就够了。

  “奶,能讲一讲爷爷吗?”

  “你爷爷啊,就是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好讲的”。

  林水娘笑着说,可眼里却透着思念。

  “水娘,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丈夫拿着一条刚捕上来的大鱼在林水娘面前炫耀着。

  “这么大的鱼,拿去卖了换钱吧”。

  “不了,你已经怀有身孕,补补吧”。

  晚上,一锅热腾腾的鱼汤摆在饭桌前。

  “水娘,多吃点”。

  丈夫不停的给林水娘盛鱼汤。

  “你也吃点”。

  林水娘催促道。

  “好,我吃着呢”。

  丈夫捞起一个鱼尾放到自己碗里。




  深夜,林水娘被一阵嘈杂声吵醒。她慢慢起床,声音的来源是在厨房 。林水娘垫着脚,偷偷的走过去。发现丈夫正在锅里烧着东西,她本想过 去喊丈夫,可心里却有个声音劝她不要去。于是林水娘安静地看着丈夫继 续在厨房忙碌着。

  大概过了十分钟,丈夫擦了额头上的汗,从锅里盛出一碗鱼骨头汤来 ,津津有味地喝了起来。

  林水娘眼里含着泪,本能地想走过去抱抱自己的丈夫,但她最后还是 忍住了,默默地回了房。

  有时候,对方不让你知道的,那便是爱。

  “奶,您在想什么呢?”

  孙子看着奶奶愣神的样子,喊道。

  “没什么,想到一些事情”。

  “奶,您还没回答我呢,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爷爷是个坚强、乐观的人,没他也就没有今天”。




  女儿:不知道你嫁过去,过得还好吗,南洋那么远,记得多穿点衣服 ,多吃点饭,好好照自己,别惦记家里。

  “奶,这封信是写给姑母的吗?”

  “是啊,她跟随丈夫去了新加坡,那年我请代笔先生帮我写的信”。

  “那为什么,没寄出去呢?”

  “这半箱的书信都没寄出去过呢”。



  大女儿只是嫁到邻村而已,林水娘心里有不舍,但想着,嫁得也不远 。

  “娘,我要跟丈夫去新加坡了”。

  “什么,去那么远”。

  “是啊,他在那边有事业,我跟过去帮忙”。

  林水娘顿了顿,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路上小心”。

  后来的好多天,林水娘都闷闷不乐。

  那些年,又起了战事。

  通信也变得奢侈起来。

  女儿:你在那边过得可好,娘这边一切安好。

  女儿:今天邻居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我帮忙劝了下来,他 们很感谢我。

  女儿:娘最近腿脚有点酸,不过不碍事,娘想你了。

  孙子翻了翻那些书信,每一封信都是简单的几句话,也没写什么重要 的内容,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内容。

  “奶,这些信,您真的一封信都不曾寄出去吗?”

  “寄出去一封”。

  “哪一封?”

  “我告诉你姑母,你爷爷去世了”。



  “奶,现在有电话了,通话很方便,为什么您还让我帮您记这些呢? ”

  孙子问着。

  林水娘陷入思考,人老了,脑子没以前灵光,有时候想表达一些事情 ,脑子里的思绪得先捋一捋。

  是啊,现在电话这么方便,为什么自己想着记这些事情呢。

  “也许,也许奶奶是怕忘记吧”。

  一个电话,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一次性说完,所有思念都可以立刻互诉 衷肠。可电话挂断后,我们还剩下什么呢?

  最起码,连回味的东西都没有,只有脑子里的片刻挂念罢了。当我们 重新忙碌起来后,说过的话,感动过的事会随着岁月慢慢消失。

  但纸和笔记下的,却不曾消失过哪怕一分钟。

  林水娘抚摸着厚厚的日记和书信,然后笑着对孙子说:

  “沫儿,这些就是奶奶的回忆,这里有奶奶的童年,有快乐的,有悲 伤的,你可要好好替奶奶好好保管”。

  孙子郑重地点点头。



晚安泉港 荣誉出品
配图来源 | 泉港尚游摄影俱乐部
文 | 面条 后期 | 墨翔
晚安泉港 • 原创

  • 收藏 转到空间
  • 分享到